國資報告:央企發力養老產業

來源:國資報告 發布時間:2019年05月16日

  近日,《國資報告》雜志刊文介紹了中國誠通等中央企業布局健康養老產業情況,全文如下:

  2019年2月28日,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1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截至2018年年末,我國60周歲及以上人口數量首次超過了0-15歲的人口。國務院參事、中國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原主任馬力表示,這是老齡化社會加速到來的表現。

  隨著我國人口老齡化程度持續加深,完善養老保障體系以及提升養老服務質量成為了當務之急。

  幾年來,放開養老市場、鼓勵社會資本進入養老產業成為大趨勢。但是,受多種因素制約,我國養老產業尤其是普惠型養老項目盈利難度較大,不少項目處于虧損之中。與此同時,多地的養老機構出現了“一床難求”的局面。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大背景下,如何優化養老產業的供給質量,解決供需矛盾,已成為事關國計民生的重大問題。

  人民有需求,央企要出手。

  近幾年,華潤、國投、中國誠通等中央企業接連出手,布局健康養老產業:

  2016年12月,華潤置地成功獲取華潤集團首個康養地產項目,并與沈陽市鐵西區政府首批合作20個社區養老服務點;

  2018年3月,國投在北京、廣州城市核心區布局的養老機構開業運營,可提供養老床位近650張;

  2018年12月18日,中國誠通與中國寶武在武漢舉行楠山康養劃轉中國康養交接儀式;

  2019年2月22日,在國家發改委,中國誠通所屬中國健康養老集團有限公司作為首家入選城企聯動普惠養老專項行動的中央企業與武漢市政府簽訂了合作協議。

  2019年2月25日,國投運營的上海市虹口區彩虹灣老年福利院正式開業,多位區內老人入住,國投董事長王會生前往看望福利院老人。

  ……

  

  歷史上,一些大型國企曾承擔過本企業離退休職工的部分養老職能,給企業參與市場競爭帶來沉重負擔。隨著國有企業辦社會職能的剝離,這些職能逐步移交給市場化機構。

  當前這一輪央企養老,并非重寫歷史,而是相關央企看中了健康養老產業的巨大市場前景,在履行社會職能的同時,以社會化、市場化、專業化的手段,帶動尚處在發展初期的健康養老產業進入良性發展軌道。

  王會生表示,國投做養老就是要聚焦養老產業短板,探索惠及千家萬戶的醫養結合養老模式,樹立央企養老品牌。

  中國誠通副總裁、中國康養集團董事長朱躍說,“養老與民生息息相關,作為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誠通應該把發展養老產業作為重要使命。”

  華潤集團則提出,把“養老與健康”產業作為“十三五”重要發展方向,以“為每一位中國老人創造幸福晚年”為愿景,努力成為大眾滿意的高品質健康及養老服務提供商。

  前景廣闊,挑戰重重

  2019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指出,我國60歲以上人口已達2.5億。

  這一數字接近美國總人口,是日本總人口的兩倍,相當于五個中國人之中就有一位老年人。

  在從業者眼中,這意味著巨大的市場機遇。

  國投健康產業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國投健康)業務發展部經理高婕在接受國資報告記者采訪時表示,根據相關研究報告,當前養老服務業每年增長率超過9%,預計2020年養老服務業市場規模將接近3萬億元;2030年將突破10萬億元;2050年市場規模將達48萬億元。

  朱躍表示,當前養老產業占我國GDP總量不足7%,而發達國家占比一般在25%左右。“如果養老產業占比能達到25%,那么到2050年,這一產業規模有望達到100萬億元。”

  正是基于這樣的認識,近幾年來,各類社會資本紛紛發力健康養老產業,大批社會養老機構相繼建成。相關統計表明,截至2018年年底,全國養老服務床位為746.4萬張。

  然而,時至今日,除少數面向高端消費者的養老機構外,絕大多數面向普通消費者的普惠型養老機構盈利困難,不少處于虧損之中。

  

  朝陽產業為什么賺錢難?

  高婕表示,一是社會資本進入養老產業所需負擔的成本高。“公辦養老機構往往有現成的土地物業資源,不必考慮建設成本。而社會資本投資運營養老機構要承擔土地出讓金、物業租金等高額的建設成本,而且投資回收周期較長。”二是普通家庭養老支付能力不足。據統計,2018年,我國企業退休職工月人均養老金為2600元,總體上低于社會養老機構月均收費,沒有固定收入來源的其他城鄉老齡人口自然更加難以負擔。三是養老服務社會保障機制不健全。除長護險試點城市外,現行社會養老保障體系無法滿足實際需求,養老支付渠道尚待完善。

  華潤置地助理總裁張偉解釋說,目前養老產業正處在從政府主導向市場化轉型的過渡期,相關的政策尚不完善,多數老人的支付意愿、支付能力有待提升,相關社會資源分配機制有待完善。

  朱躍則分析說,普惠型養老項目盈利難包括基建成本高、土地成本高等因素,需要政府在養老產業引導方式和作用方面更加精準,通過老齡事業與產業的協同發展,更好的使市場在養老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得以有效發揮,從根本上解決養老服務體系有效供給不足、配置效率不足、養老服務質量不高及可持續發展等問題。

  上述現象的存在,引起了黨中央國務院的高度關注。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要大力發展老齡事業和產業,讓所有老年人都能有一個幸福美滿的晚年。黨的十九大將“實施健康中國戰略”納入國家整體發展戰略統籌推進。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16次提及養老。

  為了加快養老產業發展進度,國家衛健委成立老齡健康司,民政部專門設立了養老服務司。

  當然,僅有政府的參與是遠遠不夠的。

  朱躍說,要加快推動普惠型養老產業的發展,需要出臺更具有針對性的政策,吸引更多社會力量參與,并激發各方的積極性,實現該產業的可持續發展。

  2013年起,國投就開始開展健康養老產業投資機會研究及管理模式探索。2016年成立了全資子公司國投健康,作為國投集團在健康養老產業的專業投資和運營平臺。

  中國誠通從2007年起便開始探索將所接收的改革資產轉型發展健康養老。2017年,其以100億元的資本注冊成立了中國健康養老集團有限公司,正式將發展健康養老作為履行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職責的重點領域,探索多層次普惠型養老產業發展模式。

  華潤集團把“養老與健康”產業作為十三五重要發展方向,旗下的華潤健康、華潤醫療、華潤醫藥、華潤置地等板塊均在發力。華潤集團是國際性民生類央企,華潤置地面臨向城市綜合投資開發運營商轉型。華潤置地“十三五”期間的商業模式為“銷售物業+持有物業+X”,康養業務已成為X業務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張偉表示,從業者都在加緊籌備,積蓄能量,準備迎接行業的大爆發。華潤置地致力于構筑康養業務新基建——綜合賦能,打造華潤康養綜合服務商。

  

  重任在肩,優勢明顯

  央企發力健康養老產業,既是責任使然,也是優勢所在。

  “健康養老產業事關國家發展大局和百姓福祉,中央企業布局,是落實國家重大戰略部署和履行社會責任的重要體現。”高婕表示。

  張偉說,健康養老產業正處于孵化期、過渡期,需要也適合央企進入,“因為央企不會過分追求短期經濟利益,關注社會責任,有足夠的擔當和信心,熬過當前的階段,不斷探索、創新商業模式。”

  多年來,在國有企業改革過程中,作為國有資本運營公司的誠通承接了大批低效無效、閑置等改革資產。朱躍說,“這些資產多是無償劃撥,現在我們把相關資產用于發展普惠型養老產業,是真正的‘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正因為在常年的改革資產盤活中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同時相關資產解決了養老產業面臨的土地、建設成本高等問題,所以朱躍表示,

  “中國康養作為改革、閑置資產的專業管理、運營平臺,通過對接收、管理資產的快速盤活、統籌規劃、有效利用,廣泛借助社會資源、優化配置,大力培育發展健康養老現代服務業,將為推動我國健康養老事業和產業協同發展,樹標桿、立樣板、作表率。”

  張偉則認為,中央企業多是全國布局,有規模優勢,產業鏈長,能夠聚集更多企業內外的資源,便于提供多樣化的養老產品和服務,降低運營管理成本。加之當前養老產業尚處在政府主導向市場化過渡階段,中央企業顯然在整合地方資源,與政府雙贏發展方面更具優勢。“加上養老是民生工程、人心工程,央企的品牌形象能夠很好地打消民眾的疑慮,得到更多的認可。”

  高婕也表示,中央企業具有資產規模大、資金鏈穩健、資源整合范圍廣、協同發展力強等優勢,信譽度和良好口碑被社會廣泛認可,能更好地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推動養老產業高質量發展。國投作為中央企業,將健康養老產業作為新時期戰略發展的重點方向之一。

  

  摸索新路徑,尋找平衡點

  當前,進入健康養老產業的企業雖多,但能找到清晰盈利模式的,尚無幾家。

  “解決我國健康養老產業發展的難點、痛點、堵點問題,試點能成功,找到可推廣的模式。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比我們公司的發展本身還要重要。”朱躍表示。

  在參加虹口區彩虹灣老年福利院開業儀式時,王會生強調說,希望國投健康團隊能夠探索出一條適合央企的、可復制的發展路徑,贏得政府和百姓的贊譽,在此基礎上不斷提升,以便在全國范圍內得以推廣。

  在這方面,彩虹灣確實花費了一番心思。該福利院創新推出了一項“時間銀行”的舉措——義工為老人提供服務的時間,會存儲到“時間銀行”里,以后自家老人或者本人可以憑此享受其他義工提供的免費服務。

  發展過程中,國投健康堅持城市核心區域布局的原則,致力打通健康養老最后一公里。除上海項目之外,國投健康當前已在北京、廣州、常州、貴陽、廈門等城市核心區域建設養老機構,床位總規模近3000張。

  一般來說,老年人及家屬對于核心城區的養老院需求較強烈,但同時中心區域機構所需承擔的土地出讓金、物業租金等成本高、利潤微薄,導致養老機構分布不均的現狀。

  此外,國投健康還通過租賃改建、公建民營、與民營企業合資合作、中外合資等方式,積極探索社區連鎖式養老、醫養壽、旅居式養老等業務模式。

  2007年至今,中國誠通積極利用接收改革資產等,來開展養老業務,形成了一批優秀典型案例。

  比如,中國誠通所屬中商集團下屬上海黃浦區蓬萊老年公寓的前身是上海學前街小世界商務酒店,由于多種原因,長期處于虧損狀態。2008年,中國誠通認為酒店所處位置和周邊環境(附近有社區醫院)非常適合養老服務,決定對其進行改制和設施改造,進行酒店賓館型養老服務嘗試。這是上海市第一家正式注冊、以市場化運作、提供養老服務的老年公寓。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剛剛移交中國誠通的武漢楠山康養。該項目是寶武集團改革過程中,為了精干主業加快企業辦醫療職能剝離的產物,也是中國康養構建普惠型養老產業的示范性企業。

  楠山康養公司負責人表示,在劃轉之前,由于養老不是武鋼的主業,所以得到的支持有限,“劃轉之后,公司的發展進入了快車道。”

  中國康養養老部經理張婧說,楠山康養是首批入選“城企聯動普惠養老專項行動”項目中,唯一一家央企的項目。“當前入住率已超過80%,不久將達到90%”,張婧說,15年內,楠山康養的床位將增加到一萬張。“武漢公辦院的平均收費標準是4200元每月,我們確定的價格是4000元。”

  當前,中國康養旗下已有部分醫院、物業類資產等存量資產。隨著國家相關改革的積極推進,還會有大批相關資產劃入,成為其發展健康養老產業的硬件基礎。朱躍說,得益于此,中國康養日后將積極探索會員制、連鎖化、候鳥式的養生養老旅游一體化的項目,同時,構建社區養老、居家養老、機構養老和智慧養老互聯互通的模式。

  在相關央企的受訪者看來,當前的普惠型養老兼具事業和產業的特點:一方面離不開政府的支持,一方面也要具備一定的盈利能力。朱躍說,“國外一般會進行價格限定,確保企業利潤不高于8%”。

  在這樣一個特殊行業,如何持續走下去,并找到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之間的平衡點,十分考驗相關央企的運營管理能力。

  在現階段,華潤置地養老產業的布局原則,一是傳統業務已經布局的地區,二是老齡化比率較高、老人養老意愿和支付能力較強,三是養老政策相對較為完善,所以當前布局以京津冀、珠三角、長三角、成渝地區、武漢周邊等五大城市群為主。

  對此,張偉說,當前養老產業盈利難是行業發展早期的階段性特殊狀態。“未來一定能實現市場化良性發展,這是可以預見的。”他說,我們可以多承擔一些社會責任,不把經濟效益看得那么重,盈利也可以慢一點,但不能沒有,“當然,另一個維度來說,我們自身主業的現金流能夠扶持養老業務的穩健發展。”同時他提到,現在的一些項目,只要做的足夠好,也能實現盈利。

  國投則明確提出,進入健康養老產業不以盈利為唯一目的,而是發揮國有資本的優勢,在微利的基礎上探索健康養老的各項標準、業務路徑和經營模式。

  在覆蓋人群方面,王會生說,國投將解決失能失智剛需人群和社會大眾的養老問題作為發展目標。

  朱躍表示,中國誠通進軍健康養老產業,一方面是要踐行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肩負的國家使命,另一方面是要探索出事業與產業協同,推動普惠性養老可持續發展的可行模式。

  比如,前文提到的蓬萊公寓,定位為市區型準公益性綜合養老機構,收費接近公辦養老機構,主要面向75歲以上有看護需求的老人,提供生活照料、醫療康復、文化娛樂等一體化綜合服務。朱躍說,蓬萊老年公寓設立8年來,主要承擔周邊老年養老需求,取得了良好社會效益,也為社會資本發展養老產業提供了很好的示范。

  再比如,中國誠通所屬誠通資產公司,為充分利用存量房產資源,扶持發展當地公益養老事業,發揮中央企業社會效益,于2000年將所持有的位于武漢市硚口區榮華東村32號約700平方米的房產進行改造,并作為公益性社區養老設施,提供給武漢當地父母村作福利院。福利院地理位置屬中心城區,周邊道路暢通,出入方便。服務對象主要是面向社會低層次收入的老人,入住的人群幾乎是癱瘓、癡呆、低保的老人;收費相對較低,常年入住率達95%左右。福利院先后照顧了4700余名老人,有2000多名老人頤養天年、安詳辭世,許多癡呆、半身不遂的老人在福利院的精心照顧下活得舒適、有尊嚴。

  對于未來,朱躍表示,在社會力量做不了的時候,作為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要勇于布局,積極探索。“既要有遏制隨意投資的沖動,更要有堅定前行的信念。”

  

  聚合社會力量,探討行業標準

  當前,涉足養老產業的企業中,大部分是民營企業。不過,在張偉看來,他們中的大部分面臨著公司治理、融資能力、項目獲取方面的難題。“這些恰恰是央企的優勢。相應的,他們浸淫行業多年,有一定的運營經驗,恰好跟我們形成互補。”

  基于此,華潤置地在武漢、攀枝花等地入股了民營企業,謀求共同發展。華潤醫療在上海則選擇了與社區醫養服務領域前列的頤家(上海)攜手合作。在華潤集團內部,目前形成了以養老服務、養老地產、養老科技、養老金融四大板塊13個服務產品為主的多元布局,初步形成了產業生態圈。

  聚集更多資源參與,而不是包打天下,是當前央企進軍養老產業的共同思路。

  2018年,中國康養完成了對首厚康健(北京)資本投資有限公司(簡稱首厚康健)的注資,并合資成立了服務運營公司,合作方是首旅集團下屬的首旅置業以及厚樸投資。

  前不久,首厚康健旗下的養老項目友誼社區已正式開業,另有一處則即將開張。據了解,友誼社區的臨床照護服務由日本最大的養老服務公司——日醫學館提供。

  朱躍提到,中國康養的定位,是養老資產的管理平臺,也是健康養老的服務和培育平臺。“在資產完成盤活以后,我們將充分借助社會力量,開放產業運作,實現市場資源的優化配置,實現專業化、市場化運營。”

  國投同樣堅持內外協同發展。對內,國投健康積極促進與兄弟單位的業務協同。在對外層面,國投健康積極與政府、企業、醫院、高校等建立戰略合作關系,共同推動健康養老產業發展。

  當前國投健康采取多種模式建設運營養老機構,包括自建自持、公建民營、租賃物業、委托運營等方式。

  當前國投健康運營的養老項目中,既有有中外合資運營模式,如廣州長者公寓是中日合資;也有混合所有制模式,如彩虹灣老年福利院是由上海市虹口區投資建設,國投健康與民營企業康樂年華聯合運營。有媒體評論說,這種城企聯動、公建民營的創新養老模式,走在了全國的前列。

  在發展過程中,相關央企不僅注重與社會資本的合作,也非常注重與主管部門的互動,致力于以管理創新、科技創新,制定更加切合實際的行業標準。

  張偉說,當前養老產業的國家標準有待完善,各地標準并不相同,有些標準跟實際的痛點是矛盾的。“我們希望實踐找到一些東西,同時積極參與到標準的制定過程之中,提高標準的科學性、針對性、時代性。”

  國投健康致力于在失能失智老年人入院評估、照護服務、醫養結合、健康管理、預防保健等領域,積極探索建立具有國投特色的企業標準體系,在此基礎上,與社會各界專家、相關企業合作,推動國家標準的出臺。

  中國康養則正在與中裝協探索居家養老的裝飾標準制定問題,應對養老行業的過度裝修等問題。此外還與科技部聯手進行多項研究。

  張偉表示,推動行業發展也好,建立行業標準也好,離不開持續的管理創新和科技創新。“日美等國之所以做得好,就是因為管理體系完善,這恰恰是我們缺乏的,也是我們正在努力的方向。”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AqMJRwOEYjSXIGHkbIdCtQ

98彩票网北京赛车计划 安阳县| 南汇区| 临湘市| 乌兰察布市| 河曲县| 成都市| 安龙县| 松潘县| 施甸县| 连南| 宾阳县| 格尔木市| 大洼县| 怀来县| 朔州市| 江油市| 永川市| 峡江县| 晋中市| 固始县| 邻水| 枣强县| 阿坝| 罗定市| 邵东县| 广饶县| 西昌市| 东丽区| 于都县| 长岛县| 宝应县| 乐安县| 利津县| 正安县| 阆中市| 营口市| 新巴尔虎右旗| 谢通门县|